您好!歡迎來到名表論壇--名表玩家的樂園   【登陸】【注冊】 手機版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開啓輔助訪問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搜索
廣告AD:
查看: 40|回複: 0

醜小鴨爲什麽能變成白天鵝?

[複制鏈接]


9026

主題

9067

帖子

2萬

積分

新表迷

積分
28516
中介積分:0
專業積分:0
差評積分:0
發表于 2019-8-9 15:59: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獨立制表人”這個概念這些年非常火熱。


學做表,好做表,做好表,是一個獨立制表人必經的三個過程,好多人都止于一二,真正能走出來的制表師寥寥可數。絕大部分所謂“獨立制表人”的作品並不優秀,甚至有一些非常爛,爛到我都不好意思說。更別說後期從“獨立制表人”轉型爲“獨立制表品牌”,從事相關的設計、銷售、經營、管理。我想這對幾十年只潛心制表的人來講,真的是巨大挑戰。

到最後,能脫穎而出的人真的沒有多少。Marco Lang、Franck Muller、FP.Journe、Philippe Dufour、Kari Voutilainen都是個中翹楚。而今天我們要聊的就是獨立制表人FP.Journe,以及他的代表作Resonance。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905.jpg

FP.Journe並不是我們想象中的瑞士人,他來自法國。14歲的時候就進入了法國的制表學校學習,1976年畢業後,他就去了他叔叔的鍾表修複工作室。在工作室的8年中,因爲平台很好(畢竟親叔叔),FP.Journe有機會接觸到大量的客人送來保養、修複、鑒賞的古董鍾表,特別是以Breguet、George Daniels爲首的這類古董懷表領軍人物作品。這爲他後續40多年的制表生涯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礎。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903.jpg

1989年,FP.Journe遷往鍾表産業鏈更完整的瑞士,並在日內瓦開設工廠。F.P Journe于1982年在懷表上創制了自己設計的恒動力裝置,9年後的1991年再將其加載到了手表之中,做出了“恒動力陀飛輪”。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機芯是獨立研發的,但這只手表的風格還是非常明顯是在學習Breguet、George Daniels......玑镂表盤、羅馬字、寶玑針。當時萬國找FP.Journe預定了125只機芯用于慶祝品牌125周年,換成iwc的商標,怎料這表成本太高,萬國無奈放棄。最終初版就生産了3塊,這一塊恒動力陀飛輪就屬于當年的試制品,一直由F.P Journe本人珍藏。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900.jpg

1994年10月3號的那天,FP.Journe在一家酒店用簡易的餐巾紙向朋友畫出了自己心中四塊表的模樣。5年後的1999年,FP.Journe正式創立了同名的鍾表品牌,並以法語的"Invenit et Fecit | 發明並創造"作爲宣傳口號。隨著公司的發展,當初的夢想一塊塊也變成了現實。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58.jpg

2000年,推出了餐巾紙圖稿中右上角的這塊表,“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

前面提到,1991年,FP.Journe小規模發售了一批‘恒動力陀飛輪’,左邊是圍繞中心旋轉的陀飛輪,右邊是指針表盤,兩者左右對稱,頗有特色。1999年,品牌推出了‘恒動力陀飛輪’量産款,延續了這種對稱設計。而2000年發布的這塊Résonance也采用類似的設計概念。

左右各有一個表盤,呈對稱分布,12點鍾位置則有動力儲存顯示。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55.jpg


之前,FP.Journe的作品,無論是懷表還是手表,都有非常濃烈的Breguet、George Daniels風格。但從創立了自己的品牌以後,FP.Journe完成了一次驚人的蛻變。

FP.Journe啓用了另一種數字字體和表針款式,極具辨識度。這種數字字體還是算作寶玑字的演變款,而指針的設計則被稱爲“水滴針”。這種“水滴針”目前查到的資料是來自Marc Newson,他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創立腕表公司Ikepod,其表針的設計被稱爲FP. Journe的前身。Marc Newson還任Apple設計高級副總裁,操刀過Apple watch。

FP.Journe品牌一誕生,就牢牢樹立了自己的品牌特色。做品牌要有特色,沒有特色根本就沒人會記住你的牌子。但有的獨立制表人卻活在自己的世界裏面,把自己喜歡的'特色'‘當成了大家都喜歡的”特色“,做到了'與衆不同',但是達不到'鶴立雞群'的水平。“好看”真的很重要,普遍認同的“好看”更重要,有購買力的人所喜歡的“好看”最重要。

雖然不少人也覺得FP.Journe盤面、指針的設計很難看,但還好有一群人覺得非常好看。我是開始覺得FP.Journe很難看,但有一天突然發現,大多數時間,兩根這種水滴指針重疊時,重疊部分的線條過渡會非常地流暢,弱化了交界處。尤其FP.Journe的水滴指針都是采用平面鋼材,後經烤藍處理,所以肉眼很容易看成是一個整體,而不是兩根獨立的指針,別有一番風味。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52.jpg

正面我們可以看見兩個表盤,當反過來看機芯的時候,大家會發現,它的背面好像也有兩個機芯。這兩個機芯呈左右對稱,完全和正面表盤的布局一樣。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49.jpg

Résonance一共有兩個表把,再沒有實物操控之前,很多人會以爲這兩個表把是分別單獨負責左右兩個機芯的。但實際上並不是,12點鍾這個位置的表把在第一檔位時,可以同時負責兩個機芯發條的上鏈。在第二檔位時,既負責左邊表盤的時間調節,也負責右邊表盤的時間調節,並且都是獨立、單向的。

而4點鍾這個位置的表把拔出後,就可以讓兩個表盤上的秒針同時歸零。不然左右表盤上顯示的秒針時間不一樣,看著非常別扭。除此之外,這個表把沒有其他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這塊Résonance是目前遇到過上鏈最累、最麻煩的手動機械表。雖然它的表把都采用了螺紋設計,增加摩擦力,但是表把的厚度非常薄,另外還卡在表殼和表帶之間,根本沒有空間去抓握表把。即使FP.Journe的表款都采用了彎頭表帶,但這裏留存下來的空間也非常小,只有2毫米左右。上鏈的時候只能把手表取下來,然後小心翼翼地旋轉,一不小心觸碰到表帶,就能讓表帶把表把頭給壓回去,上鏈失敗,得再次拔出來。極其反人類的設計。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46.jpg

這塊Résonance看上去很簡單,就是使用兩個手動上鏈機械機芯,但它背後卻頗有故事,被稱爲“共振”表。但如果FP.Journe真的就這麽簡單的話,我就不會費這麽多力氣做芯測評了。

共振現象是一個物理系統在其所謂的共振頻率下趨于從周圍環境吸收更多能量的趨勢。當兩個具有相同共振頻率的遊絲擺輪系統在一起時,它們就會相互影響。簡單一點說,一個機芯走時快了,而另一個走時慢了,兩者中和一下,就不快不慢。法國宮廷禦用制表師Antide Janvier在1720年左右制作了首台共振鍾,Breguet在1795年發明了共振擺輪,利用兩套相隔非常近的機芯相互矯正,而後共振就銷聲匿迹百年,這段歲月裏面只有零星的共振懷表被制作。

FP.Journe是第一個將共振技術實踐到手表上的品牌。Résonance必然也是品牌的代表作品了,2000年,也就是Résonance表款發布那年,FP.Journe甚至花了1000多萬人民幣的巨資買下一座Antide Janvier的古董共振鍾。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43.jpg

其實之前一直覺得共振屬于“玄學”,翻譯過來就是“騙傻子”的。兩個擺輪系統放在一起,真的可以産生“共振”,相互影響,提高走時的精度嗎?

按照原本的測評計劃,我們會釋放掉一個機芯中的發條能量,測試並記錄剩下機芯的走時精度,然後再對調進行測試,最後測試兩個機芯整體的精度,這樣就可以得出相應的對比結論。看看會不會有“共振”作用的産生。

不過,當時攜帶的工具並不齊備,實在是打不開。FP.Journe使用的表殼固定螺絲並非常見的一字平頭螺絲,而是特制的三孔螺絲,需要相匹配的螺絲刀才能開啓。否則不僅不能打開,而且肯定會損壞螺絲。

設置技術門檻,這樣的做法也是越來越多品牌的選擇一來可以強迫消費者到品牌官方的售後中心進行保養、維修,提高收益。二來可以避免一些野雞維修師傅手藝不佳、貿然拆解機芯導致的二次傷害,進而怪罪到品牌産品本身的質量上。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41.jpg

不過萬幸的是,國外有骨灰級的表友自己動手並測量了相關的數據。通過圖表我們可以看見,一個每秒擺動4次的機芯和一個每秒擺動4.0055次的機芯可以産生共振效果,最終兩者的擺動頻率被平均到了4.000275次。

也就是說,一個機芯走時快了,而另一個機芯走時慢了,兩者中和一下,就不快不慢。共振現象的的確確是存在的!

既然“共振”這種現象是存在的,那麽爲什麽近300年來,“共振”鍾表數量寥寥無幾呢?

原來,“共振”作用的産生並不是簡單地將兩個機芯的擺輪放在一起就行了。要想實現“共振”,困難重重。首先得重新設計兩個鏡像對稱的輪系,擺輪擺動的方向要相反。其次,兩個擺輪每秒擺動的頻率相差不能太大,就好比,坐在汽車上面的人伸手出窗外去拉一個走路的人,這樣是根本抓不住的。

前面這兩個要求還容易達到,而第三個要求就很困難了。受地心引力的影響,手表擺輪在不同的朝向、位置上會産生不同的偏移,進而影響走時的精度。要實現“共振”,就得在6個不同的方位上都保證兩個擺輪的運行狀態的高度接近。

制作共振表最大難點其實是在後期的機芯“裝配和調教”。


微信圖片_20190809155838.jpg

這個也是爲什麽Résonance價值不菲,生産數量稀少,維修、保養得送回日內瓦原廠的原因。

但近300年來,“共振”鍾表數量寥寥無幾的根本原因也不在于它後期的機芯“裝配和調教”非常困難,而是在于“共振”是一個完全奇葩的概念。

前面講到,要想實現“共振”就得先調教出兩個走時非常精准的單獨機芯,並且還是保證他們在6個不同的位置上高度協同。那麽問題來了,既然我已經先調教出了一個非常精准的單獨機芯,我幹嘛還要再去額外調節出另外一個和它高度協同的機芯呢?我是不是傻?!一個非常精准的單獨機芯已經可以幫助我們讀取時間了。更何況,調節第二個協同機芯的困難程度遠遠大于調教一個基礎機芯。

即使我們再退一步講,已經調教出兩個走時非常精准的單獨機芯,並可以高度協同,産生“共振”的效果。但産生“精准走時”的根本原因也不是因爲“共振”效果,而是他們本來就已經是“非常精准”的機芯了。

Résonance這塊表,全名叫“Chronomètre à Résonance”。本次測評出來的誤差每天只有2秒,之所以能有很好的走時精度,原因是他本身就是“Chronometre”天文台調教。


印了那句話,“醜小鴨逆襲成爲白天鵝的原因是她本身就是天鵝”。

配圖來自于A collected man

  
今日關注:
名表網(www.watchbbs.hk)
回複

使用道具 舉報

高級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名表論壇手機商城

名表論壇微商店

名表論壇訂閱號
粵公網安備 44190002000260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粵B2-20110198 粵ICP備05130796號

在線會員 - 1758 人在線 - 最高記錄是 660232017-3-5.

可信網站

QQ|手機版|名表論壇

GMT+8, 2019-9-21 12:54 , Processed in 1.070001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複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